第1章 刘虎沟 (第2页)

作者:南溪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

“阿巴,阿巴阿巴,咦哇?”他感觉脚底下踩着了什么,然后屁股上被推了一把,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。

回头一看,是老张家大房的六哑巴,正躺在门口的石板上晒太阳呢,被他踩了一脚。桥头就对着哑巴家院子口。

“你这个六哑巴,要睡觉回屋睡呗,跑大门口来放什么躺?”他看了看,哑巴应该是正在门口的青石上晒太阳。

“阿巴,哇咦哇啦阿巴,嘎哦。啊?”

“什么基巴玩艺儿扎扎哇哇的,谁知道你说的什么玩艺儿。回家去。躺这再让粪车把你辗了,你还能肥田是咋的?”

他抬手试了试风,屈着眼睛往天上看了看:“也不知道你是真彪还是真虎,这天儿风还挺硬呢,哑巴是能搪风还是抗冻啊?”

一边嘟囔一边摇着头走了,没在搭理已经站起来的哑巴老六。

主要是他说啥你也搞不明白,心累,完了哑巴脾气还不好,弄激眼了麻烦。村里的人谁见了哑巴也就是点个头就过去了。

这人走远了,没看到后面的哑巴站在那一直盯着他的后背,然后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……

张庆魁一直盯着那个踩他的人拐弯看不见了,这才叹了口气,紧了紧身上的棉袄。他始终也没想起来对方是谁。

那拉粪的马车往西头走到小队羊圈门口的大柳树下面,然后再过河往南去了,冰面的反光晃的他眼睛特别难受。

使劲眨了几下,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。

唉。他又叹了口气,左右看了看,拉开帐子上应该是院门的几根木头走了进去。

其实院子里也不是什么都没有,房山头有茅厕,有铁锹和锄头,两个筐,还有个鸡窝,就是没有鸡。

这院里活着的就他自己。

还有堆柴禾,一根老树桩,上面剁着把长把的斧子,边上侧倚着一架爬犁。

拉开门进到外屋,一下子什么也看不到了,眼前漆黑一片,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站了几秒钟,等眼睛适应了一下才继续往里面走。

半尺高的门槛子,一进来右手墙角放着笤帚,左手墙边堆着绒柴,顶着墙有个半人高的地柜,上面摆着几个盘碗。有个酸菜缸。

西北角上是灶坑,灶坑边上是水缸……水缸边上是水井。

他看着那个水井愣了愣神儿,然后抽着嘴角嘿嘿乐了几声。每次看到这个水井,他都感觉特别欢乐。

这个老六啊,也真是个神人。你说他是怎么想的呢?把水井打到房子里面,就挨着水缸。

肚子咕噜咕噜的一阵响,感觉肠子在肚皮下面使劲的扭曲扭动着。饿了。

他又叹了口气,摸着肚子在屋子里打量。

实在是提不起来精神头,但是也不能饿死不是?从早上醒过来到这会儿还一口东西没吃呢,到是喝了两瓢水。

他接着叹气,掀开地柜的盖子往里看了看,苞米面,苞米茬子,高梁米。他闭上眼睛挤了挤再看,还是这三样。

又是重重的一声叹气,他失望的关上盖板,扭头往里屋看了看,过去开门走了进去。

屋里是北炕,和这会儿家家南北大炕不一样,他这里只有北边半铺。

炕席已经基本上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,黑黢黢的还跳刺儿,一个裹成一团的行李卷儿就是他的铺盖,晚上一放白天一卷,到是方便。

地上到算整洁,主要是这家里什么也没有,想堆东西也总得有东西才行。

就是夯土地面,西北角上有块木板……这是,把地窖也挖到屋里来了?他心里嘀咕着走了过去,在木板上跺了一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