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意谴(六)(1 / 2)

簪花宰相 金角带鱼 2121 字 3天前

“你既这般问,想必是不信我在《皇室宗亲录》里所记载的陈王死因了?”万邢似笑非笑的看着禄枫。

“那就要看万兄可否仗义直言了?”禄枫回了万邢一个相似的微笑。

“禄兄的幽门阁与我所处的宫史阁其实本质是相同的,你们是皇上的手,我们又何尝不是皇上的嘴巴?很多时候不过是皇上用你们的手去做不好做的事,用我们的嘴去说他想说的话。”

万邢的话,禄枫竟一时不止该如何接下去,只无奈笑笑,便同万邢拱手告辞,各归各房。

娄知跃依计写了折子告假,虽皇帝心中有所不悦,但顾念着是其在家伺候生病的母亲,明面上不好再说什么。

“是了,你可想好那日进宫送皇后何物?”娄是解这几日心里总是惴惴不安,晚膳之后便去了娄是了的房间。

“哥哥可有什么高见?”娄是了见娄是解那般问,心里想着估计哥哥已有断论。

“我想着寻些不会出错的东西便好,寒冬腊月,妹妹觉得山参可好?”

娄是了咬了咬唇,皱眉压低声道:“入口的东西,还是不送的好,保不齐里面就出什么岔子。”

娄是了这话倒不是危言耸听,之前听父亲和哥哥一起聊政事时,她偶尔无事时会听上一耳朵,久而久之,里面的关窍她也听出了些名堂。

“那小妹的意思?”

“哥哥可记得,两年前福姐姐的爹爹阿拓将军送给祖母有一件狐皮大氅?”

“你是说?”

“祖母信佛,所以一直收着未用,我想着拿她送给皇后娘娘再合适不过了。”

兄妹俩正说着话,娄知跃推门进了房间。

“明日进宫,礼仪规矩你都学会了吧?”

“父亲放心。”

“这珠帘面纱你拿着,明日遮住伤口,别惊了皇后。”

“父亲不用担心女儿明日的处境。明日女儿会见机行事。送上礼物之后,行了礼,女儿便会找机会直接回府。”

娄知跃怎会不担心,只是现在这种情况,除了让她进宫,没有更好的办法。还好,娄是了天资聪慧,心思缜密。送礼物而已,想着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外。

这是娄是了第一次进宫,她望着四周高高的红墙,兴奋的情绪倒不是很多,更多的是有些敬畏。她不知道这种害怕到底是来自皇家的威严还是对皇权的恐惧。

她非常乖巧的站在一堆女眷的身后,低着头,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引人注意。今日进宫朝见皇后的人很多,她看着周围穿戴整齐的家眷,又看看自己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面纱。

前朝果然如后宫一般热闹,皇上穿了常服与百官相见。

“今日是皇后的生辰,寡人宴请了各位爱卿及其家眷为皇后庆祝寿诞。今年与往年不同的是,第一次百官与天家同贺皇后生日。”

“臣等恭贺皇上皇后。祝皇后娘娘福泽深厚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百官整整齐齐地跪了一地。

“各位爱亲,想必十分好奇。为何寿宴都开始拉皇后同各位家眷还未进殿。”

殿内的百官听到皇上这番言论,四目相对的瞧了瞧,又看了看皇上,不觉心中都满是疑惑。,但不敢问些什么。

皇上见状笑了笑说:原本是想寡人与皇后共同宴请各位大人及其家眷的,只是不巧,这几日皇后偶感风寒,天气寒冷。寡人实在不舍皇后从中宫移驾过来,于是便设了两桌宴席。皇后宫中设的是宴请各位爱卿家眷的宴席,各位爱卿则在此与寡人共饮。”

殿下的百官一片愕然,聪明些的官员仿佛已觉出了味儿,心中盘算着不知皇上,举所意为何。

皇后宫中的各位家眷,此刻还不知自己已身处险境。只满脸堆笑对皇后行了礼,纷纷奉上各种奇珍异宝。

文武百官。因着皇上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