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 75 初遇天马(1 / 3)

圣斗士之星命 柘君伶 2911 字 2022-01-14

chter 75 初遇天马

“教皇大人,星命大人。”希绪弗斯和阿斯在教皇厅行礼。

“啊咧,你们对他行礼就好了,我就免了,看得我怪不舒坦。”

尽管星命的身份已经公布了很久,但每每看到别人对我行礼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。

换句话说,如果千年前与他们的关系仅仅只是上下属的话,那肯定不能走进他们的心。

起码对于黄金圣斗士来说,她希望他们与她之间的关系能近一点。

不仅是战术,也是私心。

“冥斗士在世界各地已经开始苏醒并且大举进攻,我们已经安排圣斗士前往讨伐。前些日子,感受到意大利一处森林大教堂之中冥斗士的能量波动不同凡响,童虎前几日带着几名白银圣斗士前往讨伐,带回了一个少年。”希绪弗斯严肃的声音让我听起来有些不安。

“是名为天马的少年吗。”我暗了暗眼眸,出口询问道。

“正是。”希绪弗斯抬头看向我,他的眼瞳中带上了一丝复杂的情感。

那天,他们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星命拥有预言的能力,因为对未来预言的准确性极高,几乎可以认定会可以看见破碎的未来。

在觉醒紫灵扇的那个夜晚,希绪弗斯很明显感受到了她房间内那股剧烈的小宇宙。

星命和雅典娜的小宇宙一样,因为其特殊属性不同于普通人类,特别好认。

那天,希绪弗斯静静地在客厅感受她的小宇宙波动,而后待她出门时,脸上已然是一片愁容。

她是否预知到了什么呢。

而这一切,是否关乎于黄金圣斗士的牺牲呢。

尽管对于他们来说,从穿上这件圣衣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。但他们却仍有放心不下的存在。

雅典娜虽然看起来是柔弱的少女,但内心却无比坚韧,见过了无数次牺牲的她,虽会感到心痛但却也在慢慢学会习惯。

而星命...与他们朝夕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,那样的情感,那样从未见过牺牲的她,又能否承受这一切呢。

希绪弗斯不知道如何安慰她,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。

“在冥王军大举进攻之前,以守为主,冥王的容器还未找到,冥王军还未有统帅,应该不会有特别大的动作。通知所有前往讨伐冥斗士的圣斗士,每一个人都是圣战的战力,不要因小失大。”我留下一句话后便准备离开教皇厅。

终于找到你了,这一代的天马座。

不知道是不是巧合,就连名字都跟星座一模一样。

神话时代,天马座是女神身边最近的圣斗士,也是唯一一个以人类之躯伤害了冥王的圣斗士。

“啊咧你这个人真的是。”

经过阿斯普洛斯的时候,余光看见他的右手。

与希绪弗斯一同刚刚讨伐完冥斗士回来的他,连自己手上的伤都无暇顾及。

一边在对上汇报,另一边,血液从黄金圣衣中迸发出,顺着指尖滴落到地上。

那一抹殷红让我微微皱了皱眉。

左手握着紫灵扇在他的掌边轻一挥过,紫色的光点落在他的手中,血液渐渐停止了流淌,伤口也在慢慢愈合。

“预言,攻击,疗伤。紫灵扇的功能,阿洛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呢。”萨沙从教皇厅后缓缓走进来。

我只是浅浅笑着,并未过多的作答,便接着离开了教皇厅。

教皇和黄金圣斗士们向萨沙行礼,而萨沙却径直走向阿斯普洛斯。

看着那一抹纯洁的白色裙摆在自己面前停留,阿斯普洛斯显然有些紧张。萨沙轻轻笑了一声,握起了阿斯的手。

“星命和我都已经选择原谅你了,阿斯普洛斯,如果一直拘泥于过去的话,就无法看见未来的路了